正文

裕容龄的老师都有谁? 裕容龄的主要成就

  裕容龄清朝时期,住在青岛的一位舞者,同时她也是近现代第一舞人。她的父亲是满清一品官员裕庚,曾多次出任驻外大使。裕容龄的整个舞蹈人生,就是跟随父亲的迁居而定下的。说到这儿,可能很多人都会绝得不可思议。毕竟裕容龄既然是一个满清贵女,又怎么会成为一位舞者呢?毕竟在封建王朝,舞娘戏子一类的人,都属于最低贱的行业。很多时候,这些人的地位甚至还不如一个农民。那么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,裕容龄最后能成为一位舞者,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更甚至,就连她学习舞蹈,都会遭到阻止。

  裕容龄的舞蹈天赋,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她的家庭教师发现了。有了这一发现以后,她的家庭教师经常亲自为她弹七弦琴伴奏,裕容龄随琴声起舞,舞姿十分优美。很有可能,和家庭教师一起弹奏舞蹈的日子,就是裕容龄舞蹈的启蒙。

  1895年,朝廷赐封裕庚为驻日本公使,拿到谕令的裕庚,准备开始移居日本,随行的还有裕容龄母女。在这一段时间,裕容龄开始接触日本舞。在一次宴会中,容龄观赏了一段日本舞演出,她对这种从未接触过的舞种,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。先是让日本女仆教她日本舞,在掌握了日本舞的基本步法和节奏之后,便开始向红叶馆舞师学习日本舞。同时在此期间,随同日本大礼官长崎学习外交礼节和音乐、古典舞、美术插花。

  这一切,都让她的舞蹈功力日益渐长,而且在礼仪音乐等方面的学习,让她具备了一种很好的气质。在一次日本高官夫人前来赴宴时,容龄为这位夫人跳了一段日本舞。虽然在事后,容龄受到了自己母亲的严厉斥责,但日本高官夫人对她的舞蹈却表达了强烈的赞赏之意,这给了容龄很大的鼓励。

  公元1899年,裕庚奉命调离日本,出任驻法国公使。十七岁的容龄,自然也随同父母一道前往法国。在法国的这段时间里,是容龄舞蹈人生最为重要的一个阶段。可以说,在法国学习舞蹈期间,容龄打下了深厚的现代舞基础。在这儿,她接触到了被誉为现代舞鼻祖的伊莎多拉·邓肯,并有幸跟随她学习,容龄也是唯一向邓肯学过舞蹈的东方人。

  伊莎多拉·邓肯,是美国著名舞蹈家,是世界上第一位披头赤脚在舞台上表演的艺术家,甚至可以说她是现代舞的创始人。邓肯的舞蹈动作提倡完全的自由,将舞步从人为的技术性限制中解放出来,摆脱对辉煌而空洞的动作技巧的依赖,随兴而发,经常有即兴创作,她为使现代舞发展成为一种重要的舞蹈艺术铺平了道路。而邓肯的舞蹈思想,对容龄的影响很大。在跟随邓肯学习的期间,邓肯要求个性解放、追求自由的进步思想也深深地影响了她。这对她后来的舞蹈创作,具有很重要的影响。另一方面值得一说的是,在随同邓肯学习期间,容龄的父母对于她学习舞蹈,有了另一种认识。

  那个时候的法国,舞蹈基本是贵族阶层每个人都要掌握的一门技巧。许多贵族小姐,以优美的舞姿而被人称赞,许多贵族家庭会花大价钱邀请名师,为自己的女儿教学。而容龄能跟谁邓肯学习,就是因为一个贵族妇女,在与自己的母亲交往期间,强烈的邀请,因此才有了后来的事情。在法国的这段期间,她的父母对于舞蹈有了新的认识,因此容龄才能一直学习自己喜欢的舞蹈。

  后来,容龄还向法国国立歌剧院的著名教授萨那夫尼学习芭蕾舞。在西方学习舞蹈的日子,一直到他的父亲奉诏回国才结束。

  容龄是一个技术高超,情感丰富,热爱舞蹈的舞者。她被《中国舞蹈大辞典》,称为“近现代第一舞人”。当年在巴黎表演时,也被观众们称赞为东方的“蝴蝶舞后”。回国之后,因为优美的舞姿,被慈禧赞扬,进而被封“山寿郡主”。看她的舞蹈一生,应该是一个近代舞者能得到的最高称赞了。

返回历史频道
分享工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