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林丹微博讨薪,盖了谁的楼

先讲一则悲伤的故事:

七位羽毛球运动员,怀揣着羽毛球的梦想辗转来到广州,代表粤羽征战当年的职业联赛最高盛典——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。殊不知,半年过后却落得分文未取。在讨要未果之后,他们果断地借助微博平台发表自己的血泪控诉信。信函末尾签名的七位羽毛球运动员中,林丹高居榜首。

你没有看错,正是两届奥运金牌得主、羽坛一哥林丹!和《人民的名义》中的大风厂工人用熊熊烈火自燃以捍卫自己的股权一样,林丹也借助微博“盖楼”这种行为艺术,来讨要自己的400万税后收入,以及其他六位关联受害俱乐部队友的利益。

这是一个不难道清的选择题:以林丹为代表的乙方超额履行了合同,而作为俱乐部的甲方迟迟不愿履行合同。不过,这一逻辑关系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,却遭遇到一些挑战——

“年收入两千万、常年躺在福布斯中国名人榜的名人竟也来讨薪”?高收入者就应该被欠薪,不许讨回自己的工资?

“这样的出轨者也配要工资。”这个更是神逻辑:一个人一旦出轨,就意味着其他各项基本人权被剥夺?

面对网络中耻感钝感很低的这个群落,让身在局中的我们感觉到羞愧甚至无奈,但更让我们感觉到错综复杂的,则是林丹们栖身的羽毛球超级联赛中的乱象和伪职业:

由于职业的关系,我曾系统地跟踪和报道过几年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。客观来说,这应该是比较走心的联赛体系,从参赛选手的世界级水平,赞助商的种类包括央视的转播阵容,在某些方面都可以作为半职业联赛的垂范。但和那些半职业属性的联赛一样,它也承受着以前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(此前辗转去了奥组委专家委员会)为首的国家队体系冲击下无法承受之重——整个联赛赛程,被像压缩饼干一样切割成碎片式段落。俱乐部主场,也成为可以变卖和转让的资源之一,而那些联赛的赞助商们,也会有权益被挤压的情况下面狼奔豕突。最典型的莫过于品牌带盐放,由于个人代言的品牌和联赛赞助商李宁相冲突,林丹(对,还是带头大哥林丹)一度退出联赛后半阶段的比赛。后来的解决方案也有中国式圆滑:联赛中一度出现李宁、威克多和尤尼克斯三家羽毛球品牌分别包装8支球队的现象。

返回男人体育频道
分享工具